AG平台 沾上“马事儿”来块萨其马吧

 AG平台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3-09 07:29

油烧热了,面条下锅,油烟、香气立马蔓延了整个房屋。控净了油,放在方方正正的大茶盘子里。歇了片刻,姥姥麻利地掺和上芝麻仁、瓜子仁、核桃仁,还有红红的山楂糕、绿绿的陈皮丝。

牵强附会也好,以诈传诈也好,真假难辨也好,啥事儿传久了,都成了据说中的“真实”。“萨其马”名号的永恒,兴许也是这么回事儿。厨卒子没大文化,任由心恨从根起,随手并信口就编出了个美食来。传这话的主儿,肯定是特恨满族人,一个食品名称便发泄流传了一种民族情绪。

萨爷飞骑觅异食厨卒机灵抖先知

萨其玛的“旗”人之道——是不是以上的四个字所能代替那?

“旗”人必有“旗”人之道

这会儿正赶上汉族厨子忙瞎了心里正来气儿的时候。随意间,打碎了鸡蛋蘸上了面条。嘚!干脆将错就错,油炸糖裹、干果散沾、连切带码,遂成了一道甜点。萨将军吃美了,问叫啥名字?厨卒答三字“杀骑马”,以发泄心中不明不白的不满。

虔诚善意终不悔承继贤德正当时

展开全文

香松嚅软康熙赞绵酥甜润尝不迟

一个由北方少数民族所发明创造的食品“萨其马”,数十年间成了流行于南方的名吃。除了味觉的濡润、口感的甜香、携带的便利,还有“马”的字音隐与其间有关。

“松”,嚼在嘴里的感觉,好像是似有似无的意思。黏而不粘,油而不腻。乡下亲戚送来的原生态蜂蜜夹杂里面,多一点儿黏,少一点儿硬。

由于历年战乱也就别细究啥啦!“萨”与“杀”,不用说,分明传出来的是一种不和谐音儿;“萨”与“沙”,一细揣摩,南北口音的读念差异,由对食品的内涵理解所认定的。“马”与“玛”——至今流行于市而五花八门的包装上依旧各异如故AG平台,掰扯不清谁是谁非。

据说AG平台,各省市大量生产“萨其马”或“沙琪玛”AG平台,除了方便食品满足吃的意愿以外,还真有其他缘由。

这会儿,姥姥又慢慢熬黏黏的各种糖分的组合浆液。估摸了一下时辰,慢慢地很均匀地把糖浆合入花花绿绿的油面条上。拿来大擀面棍,顺着边儿再把虚的压实在喽。蛋液融在面里,油面蛋、各式干果仁成了疏密有致的一大家子,趁着没凉透,赶紧切块儿。

东家说书:话说女真族领袖努尔哈赤统领大军,征战挥杀。手底下有一猛将名叫萨其马。这会儿是战事间歇,帅留话,餐后再议。萨将军匆匆拍马回府,急挠着叫厨子做点儿新鲜不重样的。

与赌马有关。骑马的绅士讲究命运靠彩头,还特在意吃啥、穿啥、用啥字号。自打第一次吃萨其马就赢了个满堂彩,回回沾上“马事儿”,吃,就用“萨其马”,别无其他。谐音儿好,就信这个!没人暗地里考究:原产地远在京城。

但是,循踪寻源,正根儿还是在京城。

“绵”,说不出操作手艺的点到为止。油、糖、蛋、面、果料,配比的和谐度出奇的相辅相成:放多一点儿、搁少一点儿,都不能达到这种效果。

曹氏《红楼梦》中各式的花样女人们,在美味咀嚼中可以尽情地说梅言荷、谈诗论画,还可以假模假样地争风吃醋,或者是玩真格的文化比拼。我隐隐地想组织个擂台,我就不信红楼里那么多的美食展示,哪一样比我姥姥做的“萨其马”还好吃?

再后来,姥姥走了。每逢忌日以及清明,墓前总会有我专供给姥姥的九块“萨其马”,一准儿码的整整齐齐的。年年如此,一次没落!我相信天国里,姥姥也看着我不断地老去;姥姥也会相信善心善意会有传承的,我不辜负她老人家。

一到年节气,凡是做萨其马生意的,可好啦!叩拜上苍:求言好话,谁不先得用好吃的行“贿赂”。敬拜前辈:点心盘垫稳码正,少不得萨其马为主。小辈们就知道先辈们在人世间爱吃啥,至今,依旧沿袭如此行礼。除了敬仰,还有敬畏,还有对祖辈传承食品的尊重。

兹当有古书为证吧,书上写着:萨其马是满人的饽饽。少不了鸡蛋、冰糖、白面招呼一块堆儿,用油炸酥,加上好吃的芝麻、花生,调剂些各种果仁、蜜饯唔得。现在又改良啦,葡萄干、山楂糕、瓜子仁、金糕条、蓝莓果——得什么加什么,可不是当初的萨其马了。

甜蜜的事业,生产出甜蜜的京城特产“萨其马”,如今已经叫响满天下。南味儿、北味儿,都是甜甜的味儿。我见到此物,只有往事的记忆,早就失去了吃的欲望——因为对甜味的忌讳与防范。

“酥”,作为油脂的介入,在这里既充当了主人又扮演了媒介。火候运用得体,酥的就很自然而绝不轻佻,既不会大把大把酥得很令人尴尬,也不会勉为其难的令牙齿受其煎熬。

“得嘞!先给馋孙子来一块儿!”就这么着,我成了比“如来佛”还先尝到的小神仙了!年年如此,直到姥姥有心无力了,难以再操持为止。姥姥在的时候,我一定到最知名“老字号”去买萨其马,眼看着老人家嗅嗅,然后交到“如来佛”眼跟前儿审验。

提起京城的“萨其马”来,准保有人跳着脚儿地想跟我掰扯:“南方早就有这道点心,比北京产的还多!”不错,自打频繁有了南来北往的相互交会,这些年街上流行的各式大小包装的萨其马,差不多都是南方厂家的。大包装套着小包装、黄白色间或着褐黑色,随地儿吃起来方便,收起来便利。

万变不离其宗,萨其马应该就是面条的变异食品。鸡蛋和面、油炸面条、糖稀黏合、晾干切块,“码”好喽!马码玛同音,很有些契合食品名称的意味。

西邻侃山:还是议论努尔哈赤底下的马上猛将——萨其马将军。说是随军家属萨夫人,人俊美且心灵手巧。一日宿营地里的一顿晚餐,萨夫人把刚做得的点心奉上,努尔哈赤搁嘴里细细嚼着,嚼出来心情大悦,随即为食品命名为“萨其马”,以表彰萨将军的作战勇猛与夫人的随军辛劳。

古里古怪的食品名字,绝对与民族语言民族习惯有关。国人向来有编故事弄段子找闲辙的传统,“萨其马”也没逃外。

吃“萨其马”能带来幸运?

原标题:沾上“马事儿”来块萨其马吧

“香”,含而不露,轻柔地触摸舌蕾的味觉。淡淡的是自然生成的气味,沁入心腹。面香是从大自然撒发出来的,蛋香隐在其中,果香是沉淀许久并恰到好处的。细嚼慢咽,十足是一种所有感官的另类欣赏。

凡是兴骑马、赛马活动与赛事的,由“萨其马”陪伴着,面子大且成功率显着高些——这正是相信食用“萨其马”能带来幸运的人的想法。

再说啦,逢年过节串亲家,京城里特讲面儿,攒两点心匣子——必须的。您要是忽略了搁几块“萨其马”,是不是觉得缺点儿啥?瞅着就不丰富。

因了名字的怪异,考究起来萨其马是哪个民族先得手?满、回各有主见。满人有清兵关里关外驰骋千里的辉煌,就有传留美食的理由。回人自来就有做面食千变万化的本事,谁也不会觉得做“萨其马”能难到哪去。我也就是闲着无事,全民享受的美食,别再去钻究死理儿。

每逢过年,我就会想起小脚儿姥姥秘制的“萨其马”,想必是“旗”人必有“旗”人之道。姥姥所做的“萨其马”,至今我感觉其味道还是无人可比。怎么说那?

汉满回亲遂众愿马上美馔馋缀痴

这正是:

萨其马,一准儿符合赛马骑马人的字音。但谁还记得当初谐音显着杀气腾腾那——“杀骑马”,看似好阴险的心机算计。凡事出都有其因,当官的欺负了当兵的,哪怕手上没行动,小兵卒子心里照样暗地里诅咒。您说,这与大作家鲁迅笔下阿Q的精神胜利法是否有些相似?

虽说,有些事儿的起因与谐音无内在关系,更与老黄历所列写的内容差得很远,也与属相星座没源头上的必然因果。但是,从众随众或者是一些事件的偶合,往往就会形成通行的惯性认识。

说话讲究谐音或是习惯随众所认同的事物。诸如,六、八、九数字无厘头的盛行;诸如,出门办事儿随老礼儿记着些规矩与忌讳;诸如,成功与失败、顺畅与曲折总是扯上姓名属相与星座的关联。

一个将军的名字怎么就成了食物名?

马上民族一路南下,人进了昔日明朝的紫禁城,萨其马也就随之流传于城街肆巷中。由于味道好吃,而且还禁保存,给庙寺里各路神仙上贡,萨其马切齐喽码正喽,也是神仙们赏心悦目的好事。

咬文嚼字的主儿探究个认真。说萨其马这种食品,来自于很善于做面食的西北回族地区。那会儿叫“金丝糕”、“炸丝糕”,进贡到了康熙面前,就康熙老爷子多句话,叫成了满文的念法儿“萨琪玛”或是“沙琪玛”或是“萨其马”。就这么着,几百年的音儿不变,流传至今。

至此,萨其马将军的名字叫成了一种风靡数百年的马上速食。

小脚儿姥姥一辈子信奉“如来佛”,记得有一年春节的前几天,我看到了姥姥虔诚而仔细地搓揉着给“如来佛”的贡品,其中就有“萨其马”。

您一定会找补地问我:姥姥做的“萨其马”为什么无人可比?自家母鸡下的蛋,当年碾子碾成的面,农家油坊出的油,工业化生产的食品能具备这样的物质条件,能用虔诚之心过滤每一环节,能有姥姥自个儿做的山楂糕?相比之下,您会觉得亲情可能比物质的真材实料更容易打动人心。

几个刚刚出窝儿的鸡蛋,和上一些白面,揉啊揉,成了很筋道的面团。姥姥放下面,接着拢好了火,做好了烧热油的准备。把饧好的面摊在面板上,很均匀地擀成面片,然后用刀切成了条状。

姥姥做的“萨其马”为什么无人可比?

原标题:赵雪菲《卵生的救世主》(十三) | 科幻小说

原标题:皇室战争:创意无限,在游戏比赛中见不到的3张卡牌